魏杰:中国即将发生第3次造富运动

体制造富、产业造富之后,技术造富时代即将到来。

中国还要崛起,我们要做好这三件事:一是强化自己的优势,二是补短板,三是构建新的贸易和投资体系。

 


01 体制造富、产业造富之后,技术造富时代即将到来
技术创新不行是中国目前的最大短板。
华为是很好的企业,结果美国一搅,供应链就出问题。为什么?技术不行。
中国过去的四大发明都是经验,没有人解释问题。像火药,我们只发现能够燃烧,而西方发现了炸药的化学分子式、物理分子式。我们知道指南针能把自己领回家,但不知道为什么。地球万有引力公式,是西方人发现的。
近现代的五大技术(家电、汽车、高铁、飞机、信息)我们都不是原创国。这可能与中华传统文化有关系,最主要的是研究人和人的关系,宫廷剧一个比一个精彩,不太研究人和自然的关系。我们的科学技术一直不行。
中美贸易摩擦让我们沉痛地认识到这个问题,一定要想办法尽快补短板,加快技术创新。
未来,怎么能够做好技术创新?要做好三件事:
第一,解决技术创新的资金问题。
技术创新是烧钱行为。美国之所以是技术创新大国,是因为它有大量资金支持。美国的很多人离开世界后,他们的钱就变成公益性基金,大量投入了创新领域。公益基金不是慈善基金,他们觉得把钱给穷人,还不如用创造技术来拯救社会。
99%技术创新都是失败的,我们的许多留学生不回国的主要原因是国内找不到研究基金。资金投资是今年要解决的问题,最近有两件事已经开始做了:

 

 

  • 一是加大政府的资金投资,今年的技术投资应该在1万多亿,是多年来最大的一年。

 

 

  • 二是6月13号放开科创板,吸纳社会资本进入技术创新领域。


这两件事的主要目的是增加社会技术创新的资金支持。
第二件事是建成现代化实验室,构造技术创新的物质基础。
没有庞大的实验室经济体系,是不可能搞经济创新的,经济创新都在实验室里完成的。
美国人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实验经济国,从1900年到现在,75%的诺尔贝奖在美国产生,因为它有庞大的物质基础。现在美国对我们全面封锁、彻底封杀,留学生根本不能进入美国核心实验室。怎么办?只有自己干才行。
要注意,一些名词的提法变化很快,过去叫开发区,后来叫产业园,现在是科学城。科学城的核心是现代化的实验室,这是最关键的问题。
现在,北京搞三大科学城(怀柔科学城、未来科学城、中关村科技城);粤港澳大湾区批准文件提出建立世界一流的华南技术创新中心;杭州成立西湖大学,只招三个专业: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生命生物工程,从招博士开始,博士做论文就在现代化实验室完成。还有浙江大学实验室、阿里巴巴实验室等等。
未来几年内一个重要的政策导向是推动科学城体系的形成,为企业提供现代化的实验室体系,完成技术创新。 第三件事是调动技术创新的积极性,做知识产权制度的调整。
过去大型知识产权都是国家或者某个机构的。这次全面修改法律体系,个人可以拥有知识产权所带来的收益,他们可以持有股权。
在这个制度的推动下,中国将产生第三次造富行动。
中国的造富分了几个阶段:

 

 

  • 阶段一,体制造富。体制内、体制外差异很大,有些体制内的人胆子大,冲到体制外,获得了财富。
  • 阶段二,产业造富,主要是房地产和信息产业。我们国家的富翁基本都产生在2010年以前,2010年后就停止造富了,因为产业已经饱和。
  • 阶段三,技术造富,拥有技术知识产权的人将变成富翁。


所以我说中国进入第三次技术造富。我估计要不了三、五年会爆发一批因为技术而产生的富翁。
最近我去调研,有一个实验室凌晨2点还没关灯,在继续干活。这个制度调整让个人能获得知识产权所带来的收益,极大地调动技术业务人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这个对未来技术创新有巨大的意义。
我最近查了一下,可能在短期内会有十多项技术类有所突破,产生一大批新富翁。
过去技术不好是因为我们的制度升级有问题,而现在要全面调整。这三件事情如果持之以恒做的话,中国的这种短板会很快得以弥补。
未来10年内中国技术创新一定会有所改观,逐渐摆脱西方对我们的抑制。



02 再过十年,人们会看到“一带一路”的价值
第三件事儿,就是构建新的贸易和投资体系,主要表现为要经营好“一带一路”战略。
“一带一路”是六年前提出来的,当时预计到可能中美之间会出现问题,因为世界上历来老大和老二一定会闹矛盾、有摩擦,老大要遏制老二的崛起。现在再看,还真是看准了。
那时想美国一旦不要中国产品、不要中国投资怎么办?中国要找新的贸易体系和投资体系,于是用历史上“丝绸之路”的这个提法,提出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包括三大洲两大洋,三大洲是亚洲、欧洲、非洲,两大洋是太平洋、印度洋。注意,“一带一路”没有包括大西洋,也没有包括北美,避免和美国直接产生冲突。“一带一路”涉及75%以上的世界GDP总量、85%左右的人口总量。
“一带一路”成了我们现在要做好的一件重要事情。这件事做好的话,在和美国博弈的过程中,中国将有非常大的话语权。
经营好“一带一路”,主要做三件事:
第一,经营服务。
中国的产品要(走)出去,企业要(走)出去,经营服务必须得跟上,成立了亚投行。以亚投行为突破点,构建一个发达的经营服务体系。丝路基金也是为这而设的。
第二,基础设施服务。
基础设施中的互联互通,最近又增加了两通:电通和网通。我们正在干一件事,用特高压输变电体系把电送到五千公里以外,速度最快、时间最短。像现在的泛亚高铁,从昆明可以直接到雅加达;欧亚高铁的俄罗斯段已经开建了;还在构建空中走廊等等。
总之,我们在构建一个发达的基础设施体系,这样中国的产品、资本才能走出去。
第三,法律服务。
我们一直建议成立“一带一路”法院,构建中国庞大的国际律师团队。“一带一路”难免会遇到法律问题,要做好法律服务,为中国的企业服务。
“一带一路”不仅让中国的大企业,而且有大量中小企业也开始走出去了;现在中国人基本是一个群体出去。
像摩洛哥没有任何工业,好多产业在我们国内是过剩的,在那里不过剩。中国中小企业过去就是钱(商机)。据我观察,去摩洛哥的企业家来自福建的比较多,老挝以湖南人为主,可能与朋友介绍有关系。
我建议企业家可以去“一带一路”看看,到处都是机会。
不要小看“一带一路”。再过十年,大家的认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用六年时间消化了中国的6万多亿美金的产品,而这才刚刚开始。未来中国利用“一带一路”,可能可以摆脱对美国市场的依赖。现在效果逐渐出来了,我们对东盟、欧盟、日本的出口额分别占总出口的15%、17%、13%左右,这三个加起来接近50%。
我估计亚洲2050年(市场)基本就饱和了,2050年以后整个经济增长重心将在非洲,未来会有很大的吸纳力。中国提前布局非洲是正确的。
未来的摩擦还会产生,中国人要改变一些观念。
去年调研,我发现好多摩擦是中国人在当地大量买房子、买地引起的,让当地人很头痛。斯里兰卡的第一个直航是从成都开始的,成都人率先过去,有钱以后就买山,而且一买就是一座山,还挂个国旗。斯里兰卡曾是个殖民国家,很害怕别人再殖民它,于是通过一个法律,不准把地卖给中国人。不是这个国家不友好,是害怕。
像澳大利亚为什么现在和我们的关系这么僵,他们也很害怕中国人大量买地,移民投资太大,一个企业家在澳大利亚买了江苏省这么大的地盘。


03 结语
中美贸易摩擦是目前宏观上对中国影响比较大的一件事,可能较长时期都会存在。但是中国和美国绝不打冷战。
中国还要崛起,我们要做好这三件事
一是强化自己的优势,二是补短板,三是构建新的贸易和投资体系。

如果能做好这三件事,未来中国还会有继续上升的空间。

 

 

 

 

 

 

 

今日推荐

 

 



>> 上一篇:
郭朝晖:智能化时代的到来
>> 下一篇:
简振新:用红色领导力打造铁军团队

>>推荐阅读文章:

  • 微信咨询,获取团报名额
    领取更多优惠!
    了解同学资源!
  •    

更多疑问 全面解答

在线为您解答所有疑惑

免费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