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青:中国,缺失的不仅是匠心精神

 

   ◆ 我们公司比较特殊,我是从事体育产业的,我们叫上海力盛赛车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汽车运动。

 

◆ 汽车运动在中国发展时间不长,非常的小众。但是这个运动非常有意思,因为这个运动是体育跟汽车产业结合最紧密的一个汽车赛事,就是说他是体育跟产业结合得非常好的一个运动。

 

◆ 最(有)影响力的运动,最(有)代表性的是F1 。 F1堪称世界三大体育运动之一,它的规模、它的经济收入,跟世界杯、奥运会还是有得一比的。所以我觉得把这样的一个运动作为一个产业来运营,对我来说还是挺有干劲的,或者说把它干好了还挺有成就感。

 

◆ 其实我不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车迷,在2000年,很偶然的一个机会,一个朋友介绍了一支赛车队,那是一支刚刚成立不到一年,就要破产的车队,在一种开玩笑的情况下把它接手过来。

 

◆ 很巧,2000年那个时候中国有两个最大的汽车厂商在上海,一个是上海大众,一个是上海通用。所以2001年的时候,我就找到了当时的上海大众,它们觉得这样一个平台对它们产品的性能、品牌是一个很好的推广和诠释,所以上海大众就成为了我们鼎力的合作伙伴,17年来没离开过,合作得非常好。

 

◆ 原来有一个比较知名的人——韩寒,就是我们的车手,在我们车队待了快十年。当然后来还有很多故事,有很多强势的品牌也进来,我觉得还是挺有成就感的。因为这样一个纯粹的体育赛事,在2017年年初的时候我把它做上市了。

 

◆ 其实体育公司这两年算是很热门,因为体育公司现在估值很高,是社会热点。但是我们应该是A股里面非常少数的真正以赛事为主营业务的体育公司。

 

◆ 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我们是很小的后来者,而且是很偏的一门体育赛事,为什么能去做这个,能在资本市场走得那么好?其实我觉得汽车运动后面有一个庞大的产业。

 

◆ 中国通过二三十年的发展,产业已经非常成熟了,原来的那种纯粹的来料加工,或者是OEM的这种形式走到了现在以后,有很多的企业需要从品牌上面去做更高溢价的需求。那么中国又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市场之一,世界那些大品牌,强势的产业进入中国市场,也需要有一个平台去诠释他们的品牌,所以赛车运动的这种男性化、速度、科技、时尚就变成了一个很好的展示平台。

 

◆ 你如果纯粹是把它看成一个体育赛事的话,它确实有很大的局限性。因为这个赛事要求很高,大家都说赛车烧钱,这个得改装。因为中国人由于工业化比较滞后,工业化还没有深入去做的时候,信息化已经来了。这几年国家快速地发展,人人都很浮躁,中国人这种匠心,尤其是对这种工业化精密仪器跟机械的这种理解能力和耐心很差。

 

◆ 讲句题外话,你看中国人什么都能造,但是发动机造不好,跟我们的积累有关系,另外跟全民的浮躁心态有一定的关系,跟我们的制度也有一些关系。至少目前,大的体制环境,不鼓励人们长期地以匠心精神去做研发,去做传承。有很多东西靠一代人是不够的,我们现在的制度环境、体制环境是很难推动人们做几代的传承的。

 

◆ 做我这一行,汽车很多零部件的改装,或者说是极端性能下去做应用的话,中国几乎没有供应商,供应商全在国外。其实现在反过来,不从工程,不从制造的角度,哪怕是从品牌、传播的角度去推动一些工厂制造业去做,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因为中国人在品牌的理解上,跟欧美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

 

◆ 因为我觉得这不是一个知识的问题,还是见识(的问题),还有理解传承的问题。总之来说,发展已经够快了,我们汽车运动差不多花了15年、20年的时间,走了人家欧美七八十年的路。

 

◆ 另外一个突破点我觉得不能就运动说运动,要把它看成一个平台,更多的是一个商业平台,一个开放的、运动的传播平台,更可以把我们看成是传播业、文化业。这样就好理解,也就好去认识它的商业模式。

 

◆ 中国大概已经连续七、八年(是)世界第一大汽车产销国。其实按照汽车工业的产值比,我们运动占的比值相对欧美来说低得多,所以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但是我还是反过来在反思,我觉得不能做的太专,应该把这种有速度的、时尚的、高科技的、很有激情的这样一个运动,比如说跟电影、跟游戏结合,去把它变成一个大众的、时尚的娱乐,通过它做出一些适应不同商家的内容产品。

 

◆ 我平常虽然工作还是挺忙的,但是我觉得学习跟工作是一个互补的关系,而不是一个矛盾的关系,一路走来,我还是一直有这个(学习)习惯。

 

◆ 来这里(后E)有两个因素,一个就是,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是我的股东,也是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我公司3月份上市,他公司8月份上市。他在这里读的,所以就极力推荐我来。

 

◆ 还有一个因素是我觉得上海跟北京味道不一样,我在上海呆了快30年了,我挺喜欢上海这种味道。但是北京是中国人绕不开的话题。我出差来北京的机会最多。所以我一直想来北京,比如说上课、聊天,交一些北京的朋友。应该说北京跟上海是中国最典型的两个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