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骉:企业能做多大,取决于企业家的格局

 

◆ 创建北京赛升药业,源自于我的部队经历。我研究生毕业后就分到部队,做基础医学研究,后来专注于做生物医药。从部队转业以后,我就成立了赛升药业,围绕生命科学与健康产业拓展业务,主要聚焦于生物大分子里面的蛋白质、酶、多肽和一些核苷酸类物质。

 

◆ 生物医药产业门槛比较高、投资比较大、风险非常大。近年来,由于生物技术突飞猛进的进步、社会资本的大量介入,生物医药领域出现了很多新的发展机会,新技术、新公司层出不穷。

 

◆ 过去,产学研的结合不是特别完备,研究者更多地聚焦在科研成果上,热衷于发表论文、申报成果,而不是聚焦产品,对产业本身支撑的力度不大,导致某些科研成果在转化过程中最终失败,这对产业资本是非常大的打击。现在,除了国家科研经费的投入以外,大量产业资本也进入到了研究领域,寻找研究项目,有助于使科研成果通过转化最终落实到产品上。

 

◆ 我们这家企业完全是靠技术发展起来的。我希望我们的团队始终以创新为主体,立足自主创新,在生物健康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我们会在发展过程中实时抓住技术进步的苗头,掌握新的发展趋势,围绕我们自己的需求来进行技术研发和资金投放,同时我们也着眼于世界,广泛拓展合作伙伴,引进、消化国外最新技术,推动企业发展。

 

◆ 我们并购企业,不仅仅是输出产品和技术,也要输出管理。赛升药业原来有一个独立的企业架构,随着我们的对外投资和兼并重组,可能逐渐向企业集团转型。因此,我们在不停地学习,不断地完善企业管理,通过不停的学习再造,让人认识到管理也是一种竞争力,管理不但能提高企业效率,降低经营风险,更有利于企业的发展壮大。

 

◆ 小公司因为创业者怀有一个共同目的,其实很容易凝聚。公司发展到一定的规模,一定要形成自己的文化体系,才能够使发散的人群聚集起来。文化体系的建立,一是聚焦于人本的需求,二是聚焦于对未来理想的需求,三是聚焦于对财富的需求。在赛升药业,员工辞职率相对较低,我们希望员工通过自己的付出与努力、通过对企业和社会的贡献,来提升我们自身的生活水平和社会地位。

 

◆ 我觉得每个人可能都有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是有一份执着的理想,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融合更多的人来实现理想。

 

◆ 我常常给我们的员工讲,我的成功不代表所有人都能成功,我的成功是社会给予的,除了我自身和团队的努力,更多的是社会给你创业机会、给你提供各种服务和扶持。但是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你的选择错了,最终的结果可能还是会归于失败。所以我对双创非常支持,但对大众创业有一些疑虑,不提倡每个人都去创业。

 

◆ 因为创业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一个没有经验的人去创业,它没有经历产业的积累过程,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所以大众创业要慎重,但创新没有问题,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创新。如果要创业,一定得立足自己的实际情况,确实有富裕的资本;当然如果你有非常好的想法,你也可以融入社会资本来做。

 

◆ 一个产业最终能做多大,实际取决于企业家的格局有多大。我过去更多地聚焦于某一个点,现在随着企业的发展,需要在“面”上做更多工作,因此不能再聚焦在一个点上。

 

◆ 我来后E读书,是要完善我自己,因为我本人是做科学的,对管理对产业的发展,我们不是专家,需要到后E接受再教育。这里有很多成功的企业家,我们在一起聊天、寻求发展机会,同时通过学习不断地提高和完善自我、放宽眼界、抬高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