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交所转型上海试点

  一度“疯长”的各地文交所在转型的压力与迷茫中继续“水深火热”。2012年夏季,骄阳似火。上一年度“疯长”的各地文交所,在转型的压力与迷茫中继续“水深火热”。

  伴随着6月30日的清理整顿期限,文交所阵营出现裂变:深圳、湖南、江西、陕西等9家文交所相继以各种方式办理了相关交易的退市;天津、泰山等文交所仍坚持份额化交易;北京汉唐等地的文交所投资者正艰难维权;还有一些文交所转为文化产权、文化物权、文化投融资乃至实物交易的平台。

  变局之中,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简称“上海文交所”)的探路之举引人注目。作为全国第一家文化产权交易所兼国家级试点交易所,区别于被狙击的“份额化交易模式”,上海文交所在限期前按中央部委要求接连出招布局,颇有抢占市场高地的意味。

  对于“抢占市场”的说法,上海文交所总经理张天向《瞭望东方周刊》解释说:“这不叫抢占市场,而是延伸服务和平台。”

  探索艺术品非公开发行方案

  在全国各地文交所跌宕起伏的2011年,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是非,成为左右文交所前途的最大疑问(参见《瞭望东方周刊》2011年文交所份额化交易系列报道)。

  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和中宣部等五部委发布的《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决定加强文化产权交易和艺术品交易管理的意见》,对艺术品份额化、连续交易、集中交易等做法全面叫停。

  整顿政策颁布以来,文交所纷纷寻求新的盈利模式。

  南方文交所首创将文化节目类经营权在交易所挂牌,缩小艺术品份额化产品所占比例;湖南文交所打造新的文化产业投融资平台;深圳文交所与上海文交所类似,走“文化+资本”之路,打造“4+1”五大业务,包括中央文化产权指定进场业务、文化企业上市孵化及股权交易业务、版权交易业务、文化物权业务、专门针对文博会优质文化产业项目的投融资配套服务等。

  新的赢利模式的重要特点是立足于“大文化”概念,而不仅仅局限于艺术品的份额化交易。

  作为有别于买卖双方及中介机构的独立第四方,文交所究竟能走多远,取决于其能否完善自身的造血功能。

  张天说,根据中央部委文件,试点文交所经批准可以进行非公开或其他方式的艺术品交易,上海文交所将严格按照中央的要求,经批准探索艺术品非公开发行方案。

  艺术品版权交易迈步

  在上海文交所的官网上,“艺术品产权交易中心”有专门的类别展示,具体分类为艺术品项目信托融资、艺术品版权交易、艺术品实物交易、艺术品债权交易及艺术企业股权交易。相关的专业服务包括:法律、拍卖、登记、鉴定、保管、其他。

  在艺术品产权交易方式与前景尚不明朗的当下,除了“艺术企业股权交易”以外,其余内容均为空白。

  不过,艺术品版权交易已迈出了第一步。

  5月3日,上海京粹艺术品发展有限公司与中国工艺美术(集团)公司在上海文交所举行签约仪式,中国工艺美术(集团)公司获得知名画家刘令华11幅油画作品在刺绣、织锦、缂丝、地毯、漆画等5个品类方面的授权,期限为15年。这是上海文交所完成的首笔艺术品版权许可项目,开启了艺术版权通过交易平台进入商业市场的途径。

  在全球艺术品市场,艺术品授权是市值最大的组成部分之一,每年艺术授权的衍生商品已超过180亿美元营业额,在纽约、伦敦、法兰克福等地还有专门的艺术授权交易博览会。在美国,艺术授权产业的总产值是艺术品拍卖成交额的三倍以上。

  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却相反,拍卖业火热,而授权市场还鲜有人涉足。

  打造文化界的申银万国

  资本市场的活跃有赖于大量合格机构投资者的存在。上海文交所的一个计划是“培育打造全国第一批文化投融资机构”。

  成立伊始,上海文交所常与一些注册资本仅为八万十万元的小型公司打交道。彼时,文化市场的弄潮儿零星可数。不过,随着文化产业政策利好,市场迅速膨胀,“浮出水面”的公司体量也水涨船高,部分公司的注册资本达到十亿元级。

  “希望这些文化中介服务机构能早日成为文化界的海通证券、申银万国。”张天说。

  已经有一些比较活跃的公司。比如,成立于2011年的上海品藏文化艺术股份有限公司是当年跃出的一匹黑马,作为薛松艺术品组合产权产品的管理方踏上艺术品舞台之后,又与上海其塔艺术品有限公司合作,一鼓作气地推出了艺术家陈墙的产权组合和一只名为“中国新绘画”——谢曹闽、金阳平、孙尧的组合产权产品。

  该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人民币,与上海其塔艺术品有限公司均为温州资本。

  上海市委宣传部副巡视员孙一兵认为,文化与资本对接目前面临着诸多瓶颈。他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国内文化资源丰富但市场化程度低;文化要素专业化程度高,但标准化程度低。要发展不同层次、不同标准的产品。”

  走出上海

  同样引人注目的是,上海文交所在全国各地多点布局。

  3月25日与安徽长江产权交易所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是上海文交所走向全国的开局之作。

  3月27日,上海文交所北京总部鸣锣开市,同时启动中央文化企业国有产权交易系统。首批中央文化企业的200多个文化项目同时在该交易系统的大屏上滚动挂牌。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中国对外文化集团有限公司等首批14家中央文化企业分别与上海文交所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挂牌项目涵盖了出版、电视、动漫、演艺、音乐等多个领域。

  6月底,上海文交所全球文化资本财富中心与鄂尔多斯文化产权交易所共建的国际艺术综合交易平台在北京宣布,其在北京推出的首个实体展厅在东四环的国粹苑揭幕,并在全国首次推出艺术品投资分期付款及包退等模式。

  张天说,上海文交所下一步计划在四川、内蒙、东北、西北、云南等多个地区,采取“会员合作”的形式,相互提供服务。“会员”一般是当地的龙头企业。

  作为枢纽的文交所

  为打通产业链,上海文交所还试图成为各类文化会展的交易枢纽。

  3月21日,上海文交所与上海九大文化会展承办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上海文交所为各个文化会展提供担保、信贷、保险、投资、法律等服务,以期让文化会展“永不落幕”。

  2012年5月的春季艺术沙龙成为上海文交所融合多种业态的实验场。沙龙“亚洲首个在户外举办的艺术博览会”概念吸引了众多游客。 同期举行的春季艺术沙龙交易(拍卖)是亚洲玻璃艺术的首次交易会。

  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拍卖经纪会员驰翰拍卖执行此次拍卖。拍卖会上,除2件撤拍外,其余约60件作品均超过最低估价成交。其中美国玻璃艺术家史蒂文·温伯格的《蓝之船》、《金环》等4件作品以16万?19万元的落槌价,成为全场最贵拍品。

  策展人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庄小蔚,作为唯一的国内艺术家参与了此次拍卖,其作品《方形研究》和《手工艺诗歌》落槌价均超11万元。

  上海春季艺术沙龙董事长张军表示,交易会与拍卖会原属两个范畴,某种程度上彼此冲突,但通过上海文交所的牵线,实现了艺术品在一级和二级市场间的流动。

  在影视领域,上海文交所近两年来多有探索,先后有美国特纳公司影片的推介、电影《阿米!走步!》的融资、电影《我的野蛮女友2》的版权转让、日本新闻纪录片中国大陆区域的授权播放等项目成交。电影《阿米!走步!》是全国文交所第一个电影融资的成功案例。

  在文化产业的竞技场上,张天还对本刊记者宣布,计划“办最大的文化产权基金之一”。

  上海品藏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谢洪武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对文交所而言,重要的是探寻有效的商业模式,避免沦为“通道”,“首先要建立健全一套完整的交易体系”。

  在各地文交所一片焦灼之中,上海文交所能否为这个新生的产业突围出一条新路?



>> 上一篇:
世界枪王AK47制造商破产
>> 下一篇:
铁观音“稀土迷局”

>>推荐阅读文章:

  • 微信咨询,获取团报名额
    领取更多优惠!
    了解同学资源!
  •    

更多疑问 全面解答

在线为您解答所有疑惑

免费咨询